QQ登录

老秘网_材夜思范文

《公文写作百法例讲》作者房立洲《笔杆子碎语》作者王一端《机关文稿写作入门》作者杨新宇《机关文字工作五十讲》作者何新国
文稿评改演播室特邀嘉宾余之舰《文稿,还能这样写》作者雄文老秘网站长、《老秘笔记》作者老猫《公文高手的自我修养》作者胡森林

讲稿:一名青年干部读马克思著作感悟

2018-5-4 15:59| 发布者: 老猫| 查看: 44| 评论: 0|原作者: 子聿|来自: 基层干部参阅

摘要: (一)首先声明,自己不是专门研究马克思的。只是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深感有阅读马克思的必要,才利用工作之余,读了几本他的经典著作。因此,这篇文章里,实在没有什么高深的理论。当然,此文也不是专门为纪念马克思 ...
文稿修改演播室

(一)

首先声明,自己不是专门研究马克思的。只是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深感有阅读马克思的必要,才利用工作之余,读了几本他的经典著作。因此,这篇文章里,实在没有什么高深的理论。

当然,此文也不是专门为纪念马克思的诞辰而写的应景之作,不过是初读马克思后一点碎片化的感想,偶有触悟,便记了下来。

(二)

陈望道翻译《共产党宣言》时,母亲让他吃粽子蘸红糖水,但他正在专心致志、奋笔疾书,把墨水错当了红糖水。这个故事引出了一句话,叫“真理的味道非常甜”。

故事是生动有趣的,但现实情况却并不如此。回顾自己二十余年来学习政治课的经历,不胜唏嘘,颇有怅然若失之感。

在模糊的记忆中,小学的思想政治课,中学的政治学,就有了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等知识内容。高中以后,尤其是大学期间,更有了详细具体的专业讲授,但是,“真理的甜味”始终都没有尝到。

记得读大学一年级时,学校开设马克主义哲学,虽然整个课堂上充斥着理论教条的灌输,自己还是对哲学的一些问题很感兴趣。每次上完课,都抱着那本哲学教材,端坐在学校体育场最高处的台阶上,异常乏味地读那些实在不知道什么涵义的枯燥论述。

这足以表明,当时的求知欲是多么地强烈!话说,哪个刚踏入大学校园的青年不是如此呢?

(三)

事实证明,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没有兴趣就不可能长久,当时的痴情也不过是一时的着迷。

很快地,我就不怎么喜欢哲学了,至少是不再读哲学教材了。要不是因为哲学考试非常严格,挂科的同学比较多,就连正常的哲学课,也是不怎么打算去听的。

政治经济学同样如此,剩余价值理论变成了一个个公式教条,完全没有起到真理启迪的作用。甚至于,自己的心中也布满了疑虑:难道马克思主义理论就是一个个的教条?

大学正是三观基本定型的年纪,原本是传授真理的课程,竟至于让人感到厌烦,多数人也只是到了考前半个月,才突击背诵一些无聊的概念教条,只要考试通过就万事大吉了。

我们当然不是奢望所有人都成为哲学家,都去研究哲学问题,但至少因了开设这个课程,要引发一些人继续读下去的兴趣爱好,而不至于将我这样原本有兴趣的人,也折腾得厌烦起来。

如此开设课程,效果是要打折扣的,应当引起我们的反思。

(四)

尽管大学期间,也涉猎过一些马克思的著述,但成系统地阅读是没有的。毋庸置疑,对学校相关课程的反感,是一个很大的因素。

近两年来,或许是人生的历练,或许是对于知识的进一步渴求,反而让我重拾了对马恩列经典著作的一些兴趣,买了一些。或是白天下班后,或是周末休息时,竟也硬着头皮读了几本。

为什么说硬着头皮读呢?

经常读书的人,都知道这么一条规律:如果一开始读小说文学历史等可读性强的书比较多,那么,再去读哲学政治学等晦涩难懂的书,就会感觉特别难。反过来,如果一开始就读经典,后来再去翻普及性的读物,就会觉得很容易。

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德国的哲学家,德国人的著述向来以严谨著称,又是研究哲学,怎能不难读呢?因此,说实在的,开始读的时候,必定不会是轻松的。

尤其工作以后,时间和精力的大部分,是无法用在读书上的。做好本职工作始终处在第一的位置,读书只能是工作之余的一个兴趣、一种生活,或者一种休息。

但这是没有办法的,我浪费了读这些书的最佳时间,或者说,没有在最佳的时间阅读这些书,现在所做的只是一些弥补的工作。


(五)

在未读马克思原著的时候,我们会想当然地认为,这些原著必定是晦涩难懂、枯燥乏味的。读过之后才发现,最纯粹理性的思考俨然是一种无法抗拒的优美。

马克思不愧是西方两千年来历史、文学、哲学、政治经济学的集大成者,洞察力之敏锐,思想见解之深刻,都达到了一个顶峰。他同时又是一个文章大家和遣词造句的圣手,在几乎每一篇文章中,历史典故信手拈来,恰当的比喻层出不穷,精准的对比无不给人以深沉厚重的历史感。

让我们感受一下马克思的语言:

“黑格尔在某个地方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笑剧出现。”

“理查三世在杀死亨利六世时曾对他说,他太好了,这个尘世容纳不了他,他的位置在天上。保皇派认为法国太坏了,不配再有自己的国王。形势迫使他们成为共和派并一再认可人民作出的把他们的国王逐出法国的决定。”

“当时山岳党所处的地位就像布利丹的驴子一样,不同的地方只在于不是要在两袋干草之间决定哪一边诱惑力更大,而是要在两顿棒打之间决定哪一边打得更痛。”

“当清教徒在康斯坦茨宗教会议上诉说教皇生活淫乱并悲叹必须改革风气时,红衣主教彼得·大利向他们大声喝道:‘现在只有魔鬼还能拯救天主教会,而你们却要求天使!’法国资产阶级在政变后也同样嚷道:现在只有十二月十日会的头目还能拯救资产阶级社会!只有盗贼还能拯救财产;只有假誓还能拯救宗教;只有私生子还能拯救家庭;只有无秩序还能拯救秩序!”

…………

马克思的语言是多么地鲜活、生动、传神!感情奔放,理性张扬,极具感染力,谁曾想,竟被我们复述、转述、演绎成了什么鬼样子!看一看我们学校中的马克思主义教材,一堆堆的抽象概念,枯燥之极的公式,僵硬的逻辑推理,简直不忍卒读。


123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精华文章
老秘网
 
 
老秘网VIP客服
文稿演播室咨询
公文写作培训班
文稿评改演播室
公文写作讲习所
遴选考试预科班
遴选考试预科班
老秘微信公众号

QQ|小黑屋|手机版|老秘网 责任编辑:释然 ( 闽ICP备09003644号  

GMT+8, 2018-5-21 13:22 , Processed in 0.308852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