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老秘网_材夜思范文

《文稿,还能这样写》作者雄文《笔杆子碎语》作者王一端《机关文稿写作入门》作者杨新宇《机关文字工作五十讲》作者何新国
最新《公文写作培训课程》直播间《公文写作百法例讲》作者房立洲老秘网站长、《老秘笔记》作者老猫《公文高手的自我修养》作者胡森林
查看: 5753|回复: 336

也说说我的小小官途 心酸历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9 11:5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稿修改演播室众筹计划,点击了解详情
我出生于八十年代末期 是一所专科警校的毕业生。2010年通过了公务员考试,考上了地级市公安局的交警支队机关,当年十月参加工作。经过在公路岗勤基层的一段时间锻炼,分配在机关宣传科工作。
2 H6 ]1 N/ ` F, h2 w) K$ T( H$ F8 m , Y/ ?# G8 |' [$ M6 K6 k8 A% ^
/ Y. ?- Q+ ^$ O7 y- {$ [/ V: L' p d1 i; O9 Q5 Q7 @4 C& j' g7 \
 
! F$ T# | Q1 y, ]$ z. B" W& R) \ % W- T* K4 V( e k, Q6 O
 
/ y4 Q% ]6 ~$ s% v8 D$ \5 P2 {1 g7 G5 T8 s4 {- P6 i. O2 ~( T
当时支队的领导是一位副局长兼交警支队长,就简称他为老N吧。这位领导同志当年四十出头,大家都知道,公安系统专业性强,比较封闭,很难交流任职,而且干部多、职数少,升迁比政府其他部门困难得多。老N却是少年得志,34岁就提任副处级的分局局长,不到40岁就提任了正处级的市局副局长。
}. H h) T9 ~- ` ) b! t; l0 B7 w( P/ [+ u& i: A
 
/ \8 S5 E: n) y$ h( V 2 O! C7 q/ A# d4 B" C
也许是他过于顺利的经历所致,这位领导同志性格蛮横,脾气暴躁,独断专行,人治主义严重,对待下级张嘴就骂,而且是X爹X娘的那种,可以当众把年龄比他大十几岁的副支队长骂的狗血喷头,可以在会议上将一位女科长骂的当众流眼泪,更不用说像我一样的一般干部了。
2 j/ K$ @& c4 |8 K8 ^; E$ |6 V3 L; q7 s, k2 \) N* Z9 p+ v5 h$ D, R
 
9 ?% h6 y+ G8 Q. d, c 5 @5 k0 A: l* v' K; }1 u7 X
所以支队上下都非常怕他,找他汇报工作总要鼓足勇气,在他的办公室外徘徊良久,心里想了又想话该怎么说。但是大多数时候人一进去,过几分钟里面就会传来老N的怒吼声和大骂声。
8 x2 Q, \2 O* V9 r; Q' _8 u) @ 7 T' `8 d- j% D' T4 W; }% j
 
5 n& W1 s0 g; _$ z + `2 a* o3 G7 i5 g4 f
但是俗话说,秦桧也有三个朋友,老N在支队内部也有亲近的人,不用说,这位亲信当然要安排在办公室主任的岗位上,就简称他为R主任吧。
+ b4 R+ s! N+ N9 @0 \ k# p" V" _+ o4 E3 E5 P7 N1 n
 
! @. Y% \$ t; U $ @4 o* k" j, O( ?$ R. w. R! t
这位同志当年30余岁,比当年的我大上十几岁,我参加工作的时候他是副主任主持工作,不久便明确了正科级,成为了主任。老N对他有知遇之恩,他当然要努力回报,所以事无巨细都秉承老N的意志,曲意逢迎,溜须拍马自不必说,而且他与老N一样,对待下级,甚至不同科室的科员比如我之流,从无好脸色,呵斥责骂也是家常便饭,对其他科室的科长、主任,乃至副支队长都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抓住机会就挖陷阱,使绊子,想方设法的让你难受,也不知他从中能获得什么好处。
I0 P9 w0 I+ I2 @ % v( v+ {; \9 a9 @2 L! ~$ F
 
! H( K* @) M8 \9 j/ h7 p2 a , r/ \/ I7 Z6 b( G, i$ I2 T
可以说,比起老N的独断蛮横,这位同志更进一步,是个毫无人格,狐假虎威,对上对下两副面孔的小人。但是尽管如此,他在老N面前也不是时时吃香,固有的性格使得老N对他也是求全责备,时常因为一点小事而痛骂一场。
9 N8 ~5 b3 E5 [( ]1 A) A. `. r" ~0 M/ ?
 
- N* ]+ C; M( ^/ Q# s! G$ }. b 7 ]' B# A# v9 h9 S- q& O8 }
 
7 O( z9 ]9 l. L2 b+ r. V q8 e. A5 g( k; S6 O2 w
 
+ v- T$ `. c4 I& F9 o 9 U5 ]9 B2 H# F2 u3 y* x
我参加工作的时候非常年轻,刚过二十岁,但是我头脑还比较清醒,知道自己身处什么样的环境,年轻人的傻气固然不可避免,工作当中会因为不懂,不熟悉而发生失误。但我从无年轻人的傲气、狂气,时时谨小慎微,事事谨小慎微。不与任何人发生矛盾,除了完成工作,为了不祸从口出,我从不主动说任何话,即使私下也不发表任何意见,不谈论任何同志。
! |6 F4 t7 p8 x4 e5 U 1 B# R! I7 r* M: K& z
 
' M8 P! _5 q0 @* B$ U : n }6 P) Y& L$ | t
至于送礼,在家庭的支持下,我每年都付出了几乎等同于我全部工资的代价,每逢年节或个人庆典,科室领导、分管领导、R主任、老N,我个个不落,十分丰厚。我也知道这样干同样不利于我的成长,有损我的人格,但在这样的环境下,为了工作,乃至为了生存,中层干部乃至班子副职都是这样的应声虫,我一个小小的科员又有什么办法呢。
7 _' F8 z1 Y! H! s H, b+ ?' t . R: A; X9 ^& x# j! A
 
+ m, Q _7 X0 q i. R& s+ d( f* \- e, I 0 f6 W9 A1 q) s% R* m2 @1 }
 
e8 D* ] @6 E, L $ f$ \6 \ v+ {5 \0 O3 V* f
即便如此,我也是大大的吃过上述这两位的苦头的,而且很多是莫名其妙的苦头,我举一个实例来叙述一下。
7 C& ]. \0 P r. j3 L- ^- K5 V8 Z- f: C' a" r# g$ W
 
: @' L* {5 Y4 w& K 9 N4 ^* R% h# w% K0 d/ q
2010、11、12这三年,十八大尚未召开,八项规定尚未实施,薄王的真实嘴脸尚未暴露。二人一个是政坛明星,一个是打黑英雄,全国都暗暗学他们的榜样,老N更是暗暗以小王立军自居。
" H& R1 Z& B. O7 S( K; G! m+ ?6 i" J1 V# t @+ H* z# V
 
; M+ Z. j9 t" X0 k- v1 ~ R" n0 Q! I9 X6 C! k0 d
除了学王的独断蛮横(当然,这在当年叫做刚毅果断,敢闯敢干)也要学重庆的大唱红歌、大演节目,而且比重庆的更进一步,在社会上招聘了四十几个年轻漂亮、能歌善舞的姑娘,和几个搞器乐的小伙子,以协警的身份进入机关,组成所谓的“警官艺术团”。
" e& F) u+ b- T9 P 7 j# T4 z2 Q6 S& B: i- \- N
 
0 U/ H- X* C5 R1 H* E' \6 L0 D9 y : E _0 j( \7 O8 ~) o- j
主要的任务就是进行各种接待,上至省部级,下至县处级,乃至企业,每来一批宾客就大宴大演,席间请这些姑娘敬酒,一派欢乐的气氛。正是因为这些姑娘,那三年间莅临指导。观摩、调研的队伍格外的多。吃了、喝了、表演看了这还不够,还要请宣传科的同志,也就是我等,使用照相机,摄像机进行拍摄,名曰记录席间领导的重要指示,实则并无实质内容,人在酒桌上喝的满脸通红,乃至神志不清,能做什么重要指示呢?
- ]7 i7 R: `- P& B& @ E & ~- J4 j* V% v3 M
 
8 ^- e- o% K4 S- `' x; W- P% v 8 D- @, k9 l- H9 X! C% s m
拍回来的照片,影像其实毫无用处,但是谁也不敢删除,万一老N要看,你删除了,还不得X烂了你全家的女性亲属?这个责任谁担当得起?
+ I' } I4 d0 y, {; q7 Z! T 7 I) I; [. f x) N" J9 g
 
* m4 j4 k7 L! J; q + G, T9 O' D/ g# {
当然,直到八项规定实施,演出酒宴停止,所谓的“警官艺术团”解散,几十个漂亮姑娘嫁人的嫁人,离岗的离岗,老N从来没要求看过这些,至今这些资料很可能还存在档案室角落某一台落满灰尘的废电脑里。
0 F w5 {" J y- l% x' U4 E3 n2 c N0 l8 K4 ~ H ^
 
) ]8 w7 w! j+ g7 o! _; E8 Q. j2 S& O9 ?8 a5 H6 z* S+ Z' O
 
1 P) H$ v/ X6 i# g 0 H1 I% ]) L- C5 e2 Q! s* b; B3 q8 K
 
6 {' Y$ @( D% `, Q5 f4 F" B5 h9 l# a+ r5 u
我要说的这件事,发生在2012年冬季的一天,我拿着照相机等在一家高级酒店的宴会厅门外,酒宴刚刚开始,里面尚未传达出开始拍摄的命令,我身旁还有一位拿着摄像机的同志,我的科长当时以家中有事为由躲开了,可我又能躲到哪里去呢?
9 m( ^) y7 L" P1 B" J+ X2 v" g0 a* t 9 p& S" o$ J% e) o4 H
 
9 H. O/ x# i& p& r- G& ~ 6 D) _3 h5 j9 E' u8 c. _
当时我已是非常疲惫,在此之前,我与这位同志已经连续拍摄了两天晚宴,一次到晚上11时,一次直到午夜12时30分,并且白天已经拍摄了一整天的活动。二是非常腻烦,酒桌上大放音乐,大唱大跳,空间小回声大,吵得你直想吐,满桌菜你不能吃,还要饿着肚子端着照相机,直到晚宴结束才能吃一些残羹冷炙,这种滋味不在其中是难以体会的。
0 {7 D7 d3 i& i; B6 `! m $ j" z7 g+ _2 N& \
 
7 ^' Z! L) V6 X# V1 A. e N( u: x. _& i; [7 e j
过了许久,里面演出已经开始,但却迟迟没有传出开始拍摄的命令,又等了一个小时,已经是晚上10点了,拿摄像机的那位同志终于忍不住了,趁着R主任出来如厕的机会,上前询问,是否还要拍摄?
( C, J. a( D8 p ) r8 q# T( ?( ?+ b4 S& \9 T
 
2 e# W2 {, y& ?" ? h 0 M, V0 G6 N$ b
我当时眼前一黑,谁知道他会上前问这种问题,这不是等着挨骂吗?不料,R那天似乎心情甚佳,居然说道:“X**,看这X样是拍不了了,回去吧你们。”这一句话是原话,我在旁边,是清清楚楚的听见了的。当时我二人如蒙大赦,赶快收拾好机器,送回单位,又分头回了家。
& k6 A; j! }1 \3 l6 K0 ?) E, A4 P2 S: N; B6 Z, ~
 
Z9 z) S; k# X. |! B5 ^ 4 Q$ ~* [. _2 S9 @7 Z$ q3 Z( }
不料,我刚刚到家十分钟,那位拿摄像机的同志就打来电话:“R主任来电话了,让你我赶快拿上机器,赶快回去。”我只得重新穿上外衣,返回酒店。
; r9 B/ `4 V1 r4 C0 d% j3 M / S8 ]( r6 M3 e& K! k6 W" l, T
 
" z* R: S8 G- f0 u/ f) b, u8 h & L' Y! _& _' o$ C% K
我赶到酒店,刚进大堂,只见R主任站在门口,一脸焦虑,口中说道:“一会上去你什么也不要说,我会解释清楚。”说罢急匆匆的上了楼,我紧跟在后。
/ M' d* V' C" Q3 p0 v6 v & h' x. B, T* d) u/ C& y4 X" x+ Y
 
9 z* L' ~$ m4 A# o; R& ? 6 U5 F/ P0 S7 I+ t& D' D/ m. ?! o
一进宴会厅,只见演出已经结束,姑娘们正在挨个敬酒,老N酒已半醉,一见我的面,立即怒火万丈,猛拍桌子,当着满堂宾客,其中还有一位公安部宣传局主要领导的面,指着我的鼻子骂道:“XXX(我的名字),我X你妈,你他X的是不是不想干了!我X你祖宗,这么重要的场合,谁TM的让你滚回去的?我告诉你个小X娘养的,你明天就给老子滚蛋!给我消失!”
. s4 G- Q. F# J6 H9 W 4 M9 l7 m. ~2 @+ O b+ t1 D+ E& I
 
4 C# T: p. c! O/ w4 }$ x4 i 4 a% W6 q/ J( P* W; i5 }- T
当时我的感受,我也说不清楚,是该愤怒回敬,还是该怎么样呢?谁又能说的清楚呢?我满脸通红,像喝了几十杯酒,又像心里有个气球要炸裂开来,我也是爹生娘养的人,虽然当时我还不是党员,但我也是国家的干部,是堂堂正正的考录,经过组织程序,经公安厅任命授衔的人民警察,为什么要受这样的侮辱?R哪里去了?他不是说要解释清楚吗?
- J# e" f4 t, c: Z0 q0 T 9 P H4 D% a$ h
 
% _% C; _6 W5 m# f + V* k8 z5 K: I/ R3 s1 |: u7 i0 |
R哪里去了?此时早已不知躲到了哪里,他当时就根本没有说明让我回去是他的意见,事后也不会为我澄清,以他的为人,这是非常非常正常的一件事。
# x0 Y/ ~2 X& L! H8 g: z) e + \ T! [5 I0 `7 T
 
# X% {' K% ^0 q" X. c# x6 E7 v' ]( w1 s# {3 ^
这件事太痛苦了,我不愿意再去回忆之后发生的事情,总而言之,这只是无数次窝囊气中的一次,凡此种种我吃过的莫名其妙的苦头,那三年间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 B/ N. {( ]6 `2 Y 0 \+ ~8 d: H& p
 
. q3 ]5 D9 M, l. }5 G3 h4 @ 8 Y( w; _/ f* F( N, D0 g
 
* [, i1 L8 X' l7 k! F . X( s- d; W! k; x9 i5 i% c6 Q
 
2 ?1 e0 N! z# w/ C; O% C" J0 B& x
老N虽然让我滚蛋消失,所幸事后我并没有消失,比如被赶去偏远区县之类。我绝不相信是R主任事后为我澄清了事实,如果是这样,他就不是他自己了。估计是老N看在我平日丰厚馈赠的面子上,不好把事情做得太绝,毕竟像我这样什么职务也没有的普通干部,整我也没有什么意思,何必断了一条财路呢?
: k5 q; o6 ^; t- Y% Z ) ~' W g3 Q- V; a
 
" a; o8 {* }* Q r& d$ c2 q% }! j3 A ) P4 i% m+ J9 @# Q! A( u
2013年是我相对比较顺利的一年,至少相对于作为一只底层小蚂蚁,天天小心谨慎但还是经常吃苦头受窝囊气的前三年要好得多了。
7 p0 _+ {4 O( `/ a: b ( e- r. x d* a5 t
 
5 I2 F1 a4 O# N: F! q z+ C7 t " `' {9 a. }( r8 U$ V
首先,随着12年深冬新一代中央领导核心的初步明朗,政治风向开始发生明显变化,老N这样的领导同志开始不再那么吃香,演出活动也停止了,尽管老N倒驴不倒架,在一次私下的场合里讲所谓的“警官艺术团”规模只会扩大,不会缩减(看得出,他是真心爱上了这种被一群年轻姑娘众星捧月的感觉)。
" Y( G& s$ |2 q4 N3 H3 I0 v6 ^+ }& r9 g: @
 
# _0 c4 l' Y! Q# T! A# e! j e+ }6 d . h* k, I! C) y2 |" b0 K+ S2 q" d- @
但是一个处级干部,对我个人固然有生杀予夺的大权,但在全国的大形势下,也只不过是一只小蚂蚁,这种事不是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新的形势下,哪位领导同志还敢参加大规模公开的公款宴会,请姑娘陪酒,再拿摄像机拍?只要想一想就会不寒而栗,哪个傻子会再参加这种场合?哪个傻子会再张罗这种宴会?
0 j) B6 Y& _% l6 O 5 ?+ ^# b( L* ^" G
 
9 W6 d! t2 j- a' j! m5 c$ l0 p# O( |' M1 N: B' b' p. L2 r
所以演出没有了,“警官艺术团”就没有了用武之地,不到半年时间,姑娘们嫁人的嫁人,离岗的离岗,陪领导喝了一肚子酒,受了许多累,也听人许了许多愿,但是到头来还是一个临时工,而且形势变了,前途越来越渺茫,谁会甘心再干下去呢?所谓的“警官艺术团”何止是缩减规模,我没有消失,它却消失了。             
4 |2 x6 ~: m9 y( d8 W! V& ]3 c: N ; K% A) u$ B: y: J* ]& b
 
, a9 A, w0 y0 a" s 6 ^! n+ A; @1 n' S4 Y) ]
 
, ?& o9 y8 T, r. g4 |0 _ E$ ~ : O9 s# ~- p6 G
 
. \) k9 {2 ^7 ^+ {6 K 6 ~) Y& {( y3 A) P$ O
2012年的最末一月,市局三位副局长到达了退休年龄,被新的三位领导替换了,老N也调走了,他成为了排名第一的副局长,自然要分管公安机关的核心部门刑警支队。
6 J$ ]/ d1 y/ z' `& v8 B' W4 w ) z. w- Q/ o! L( h
 
6 H9 v# v4 J6 m" M( o; r, X2 @3 A
但是排名虽然提高,看得出来老N确并不高兴,因为从前他是副局长兼支队长,交警系统的所有权力一把抓。如今刑警支队支队长另有他人,虽说也是下属,但毕竟隔了一层,不像从前那么方便。
6 M" Z3 B* c# X% y) E+ h, C c + [' ^9 _4 }; L2 |3 z* \
 
' Q! m. ~( A5 s2 I6 ^9 W$ | 6 g7 w s" c% v4 a G
更何况刑警支队名为全系统第一核心部门,但却是个许多事说一不二,无法通融的地方,抓到了抢劫犯、杀人犯,这可不像批个吉祥号牌、洗白一辆走私车。难道杀人犯给你钱你就敢放了他吗?可以操作、腾挪的空间比起交警系统要少得多、窄得多,自然也少了许多财路。
. Y9 B- R6 w' O; @: b4 ? 6 Y7 W2 L, O: l; K* i5 y2 N
 

发表于 2016-11-28 11: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公文写作百法例讲
事无巨细都秉承老N的意志,曲意逢迎,溜须拍马自不必说,而且他与老N一样,对待下级,甚至不同科室的科员比如我之流,从无好脸色,呵斥责骂也是家常便饭,对其他科室的科长、主任,乃至副支队长都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抓住机会就挖陷阱,使绊子,想方设法的让你难受,也不知他从中能获得什么好处,可以说,比起老N的独断蛮横,这位同志更进一步,是个毫无人格,狐假虎威,对上对下两副面孔的小人。但是尽管如此,他在老N面前也不是时时吃香,固有的性格使得老N对他也是求全责备,时常因为一点小事而痛骂一场。 4 D* ^4 [3 {; U 1 y4 ^' p0 Y, c- b' l. k* f 我参加工作的时候非常年轻,刚过二十岁,但是我头脑还比较清醒,知道自己身处什么样的环境,年轻人的傻气固然不可避免,工作当中会因为不懂,不熟悉而发生失误。但我从无年轻人的傲气、狂气,时时谨小慎微,事事谨小慎微。不与任何人发生矛盾,除了完成工作,为了不祸从口出,我从不主动说任何话,即使私下也不发表任何意见,不谈论任何同志。至于送礼,在家庭的支持下,我每年都付出了几乎等同于我全部工资的代价,每逢年节或个人庆典,科室领导、分管领导、R主任、老N,我个个不落,十分丰厚。我也知道这样干同样不利于我的成长,有损我的人格,但在这样的环境下,为了工作,乃至为了生存,中层干部乃至班子副职都是这样的应声虫,我一个小小的科员又有什么办法呢。 - L0 `5 ]0 C* i+ | 即便如此,我也是大大的吃
发表于 2016-11-27 20:40:3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秘网虚拟稿费
我出生于八十年代末期 是一所专科警校的毕业生。2010年通过了公务员考试,考上了地级市公安局的交警支队机关,当年十月参加工作。经过在公路岗勤基层的一段时间锻炼,分配在机关宣传科工作。 : {* K$ q0 T/ J3 B q( a 当时支队的领导是一位副局长兼交警支队长,就简称他为老N吧。这位领导同志当年四十出头,大家都知道,公安系统专业性强,比较封闭,很难交流任职,而且干部多、职数少,升迁比政府其他部门困难得多。老N却是少年得志,34岁就提任副处级的分局局长,不到40岁就提任了正处级的市局副局长。也许是他过于顺利的经历所致,这位领导同志性格蛮横,脾气暴躁,独断专行,人治主义严重,对待下级张嘴就骂,而且是X爹X娘的那种,可以当众把年龄比他大十几岁的副支队长骂的狗血喷头,可以在会议上将一位女科长骂的当众流眼泪,更不用说像我一样的一般干部了。所以支队上下都非常怕他,找他汇报工作总要鼓足勇气,在他的办公室外徘徊良久,心里想了又想话该怎么说。但是大多数时候人一进去,过几分钟里面就会传来老N的怒吼声和大骂声。 ^& ~" h2 a% r& s' [ 但是俗话说,秦桧也有三个朋友,老N在支队内部也有亲近的人,不用说,这位亲信当然要安排在办公室主任的岗位上,就简称他为R主任吧。这位同志当年30余岁,比当年的我大上十几岁,我参加工作的时候他是副主任主持工作,不久便明确了正科级,成为了主任。老N对他有知遇之恩,他当然要努力回报,所以事无巨细都秉承老N的意志,曲意逢迎,溜须拍马自不必说,而且他与老N一样,对待下级,甚至不同科室的科员比如我之流,从无好脸色,呵斥责骂也是家常便饭,对其他科室的科长、主任,乃至副支队长都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抓住机会就挖陷阱,使绊子,想方设法的让你难受,也不知他从中能获得什么好处,可以说,比起老N的独断蛮横,这位同志更进一步,是个毫无人格,狐假虎威,对上对下两副面孔的小人。但是尽管如此,他在老N面前也不是时时吃香,固有的性格使得老N对他也是求全责备,时常因为一点小事而痛骂一场。 我参加工作的时候非常年轻,刚过二十岁,但是我头脑还比较清醒,知道自己身处什么样的环境,年轻人的傻气固然不可避免,工作当中会因为不懂,不熟悉而发生失误。但我从无年轻人的傲气、狂气,时时谨小慎微,事事谨小慎微。不与任何人发生矛盾,除了完成工作,为了不祸从口出,我从不主动说任何话,即使私下也不发表任何意见,不谈论任何同志。至于送礼,在家庭的支持下,我每年都付出了几乎等同于我全部工资的代价,每逢年节或个人庆典,科室领导、分管领导、R主任、老N,我个个不落,十分丰厚。我也知道这样干同样不利于我的成长,有损我的人格,但在这样的环境下,为了工作,乃至为了生存,中层干部乃至班子副职都是这样的应声虫,我一个小小的科员又有什么办法呢。
发表于 2018-9-14 10:27: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专业写文章
我出生于八十年代末期 是一所专科警校的毕业生。2010年通过了公务员考试,考上了地级市公安局的交警支队机关,当年十月参加工作。经过在公路岗勤基层的一段时间锻炼,分配在机关宣传科工作。 : {* K$ q0 T/ J3 B q( a 当时支队的领导是一位副局长兼交警支队长,就简称他为老N吧。这位领导同志当年四十出头,大家都知道,公安系统专业性强,比较封闭,很难交流任职,而且干部多、职数少,升迁比政府其他部门困难得多。老N却是少年得志,34岁就提任副处级的分局局长,不到40岁就提任了正处级的市局副局长。也许是他过于顺利的经历所致,这位领导同志性格蛮横,脾气暴躁,独断专行,人治主义严重,对待下级张嘴就骂,而且是X爹X娘的那种,可以当众把年龄比他大十几岁的副支队长骂的狗血喷头,可以在会议上将一位女科长骂的当众流眼泪,更不用说像我一样的一般干部了。所以支队上下都非常怕他,找他汇报工作总要鼓足勇气,在他的办公室外徘徊良久,心里想了又想话该怎么说。但是大多数时候人一进去,过几分钟里面就会传来老N的怒吼声和大骂声。 ^& ~" h2 a% r& s' [ 但是俗话说,秦桧也有三个朋友,老N在支队内部也有亲近的人,不用说,这位亲信当然要安排在办公室主任的岗位上,就简称他为R主任吧。这位同志当年30余岁,比当年的我大上十几岁,我参加工作的时候他是副主任主持工作,不久便明确了正科级,成为了主任。老N对他有知遇之恩,他当然要努力回报,所以事无巨细都秉承老N的意志,曲意逢迎,溜须拍马自不必说,而且他与老N一样,对待下级,甚至不同科室的科员比如我之流,从无好脸色,呵斥责骂也是家常便饭,对其他科室的科长、主任,乃至副支队长都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抓住机会就挖陷阱,使绊子,想方设法的让你难受,也不知他从中能获得什么好处,可以说,比起老N的独断蛮横,这位同志更进一步,是个毫无人格,狐假虎威,对上对下两副面孔的小人。但是尽管如此,他在老N面前也不是时时吃香,固有的性格使得老N对他也是求全责备,时常因为一点小事而痛骂一场。 我参加工作的时候非常年轻,刚过二十岁,但是我头脑还比较清醒,知道自己身处什么样的环境,年轻人的傻气固然不可避免,工作当中会因为不懂,不熟悉而发生失误。但我从无年轻人的傲气、狂气,时时谨小慎微
发表于 2016-12-11 16: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的我大上十几岁,我参加工作的时候他是副主任主持工作,不久便明确了正科级,成为了主任。老N对他有知遇之恩,他当然要努力回报,所以事无巨细都秉承老N的意志,曲意逢迎,溜须拍马自不必说,而且他与老N一样,对待下级,甚至不同科室的科员比如我之流,从无好脸色,呵斥责骂也是家常便饭,对其他科室的科长、主任,乃至副支队长都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抓住机会就挖陷阱,使绊子,想方设法的让你难受,也不知他从中能获得什么好处,可以说,比起老N的独断蛮横,这位同志更进一步,是个毫无人格,狐假虎威,对上对下两副面孔的小人。但是尽管如此,他在老N面前也不是时时吃香,固有的性格使得老N对他也是求全责备,时常因为一点小事而痛骂一场。 我参加工作的时候非常年轻,刚过二十岁,但是我头脑还比较清醒,知道自己身处什么样的环境,年轻人的傻气固然不可避免,工作当中会因为不懂,不熟悉而发生失误。但我从无年轻人的傲气、狂气,时时谨小慎微,事事谨小慎微。不与任何人发生矛盾,除了完成工作,为了不祸从口出,我从不主动说任何话,即使私下也不发表任何意见,不谈论任何同志。至于送礼,在家庭的支持下,我每年都付出了几乎等同于我全部工资的代价,每逢年节或个人庆典,科室领导、分管领导、R主任、老N,我个个不落,十分丰厚。我也知道这样干同样不利于我的成长,有损我的人格,但在这样的环境下,为了工作,乃至为了生存,中层干部乃至班子副职都是这样的应声虫,我一个小小的科员又有什么办法呢
发表于 2016-12-11 08:3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出生于八十年代末期 是一所专科警校的毕业生。2010年通过了公务员考试,考上了地级市公安局的交警支队机关,当年十月参加工作。经过在公路岗勤基层的一段时间锻炼,分配在机关宣传科工作。 : {* K$ q0 T/ J3 B q( a 当时支队的领导是一位副局长兼交警支队长,就简称他为老N吧。这位领导同志当年四十出头,大家都知道,公安系统专业性强,比较封闭,很难交流任职,而且干部多、职数少,升迁比政府其他部门困难得多。老N却是少年得志,34岁就提任副处级的分局局长,不到40岁就提任了正处级的市局副局长。也许是他过于顺利的经历所致,这位领导同志性格蛮横,脾气暴躁,独断专行,人治主义严重,对待下级张嘴就骂,而且是X爹X娘的那种,可以当众把年龄比他大十几岁的副支队长骂的狗血喷头,可以在会议上将一位女科长骂的当众流眼泪,更不用说像我一样的一般干部了。所以支队上下都非常怕他,找他汇报工作总要鼓足勇气,在他的办公室外徘徊良久,心里想了又想话该怎么说。但是大多数时候人一进去,过几分钟里面就会传来老N的怒吼声和大骂声。 ^& ~" h2 a% r& s' [ 但是俗话说,秦桧也有三个朋友
发表于 2016-12-12 14:29:39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俗话说,秦桧也有三个朋友,老N在支队内部也有亲近的人,不用说,这位亲信当然要安排在办公室主任的岗位上,就简称他为R主任吧。这位同志当年30余岁,比当年的我大上十几岁,我参加工作的时候他是副主任主持工作,不久便明确了正科级,成为了主任。老N对他有知遇之恩,他当然要努力回报,所以事无巨细都秉承老N的意志,曲意逢迎,溜须拍马自不必说,而且他与老N一样,对待下级,甚至不同科室的科员比如我之流,从无好脸色,呵斥责骂也是家常便饭,对其他科室的科长、主任,乃至副支队长都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抓住机会就挖陷阱,使绊子,想方设法的让你难受,也不知他从中能获得什么好处,可以说,比起老N的独断蛮横,这位同志更进一步,是个毫无人格,狐假虎威,对上对下两副面孔的小人。但是尽管如此,他在老N面前也不是时时吃香,固有的性格使得老N对他也是求全责备,时常因为一点小事而痛骂一场。
发表于 2017-12-4 15:26:39 | 显示全部楼层
4 D* ^4 [3 {; U 1 y4 ^' p0 Y, c- b' l. k* f 我参加工作的时候非常年轻,刚过二十岁,但是我头脑还比较清醒,知道自己身处什么样的环境,年轻人的傻气固然不可避免,工作当中会因为不懂,不熟悉而发生失误。但我从无年轻人的傲气、狂气,时时谨小慎微,事事谨小慎微。不与任何人发生矛盾,除了完成工作,为了不祸从口出,我从不主动说任何话,即使私下也不发表任何意见,不谈论任何同志。至于送礼,在家庭的支持下,我每年都付出了几乎等同于我全部工资的代价,每逢年节或个人庆典,科室领导、分管领导、R主任、老N,我个个不落,十分丰厚。我也知道这样干同样不利于我的成长,有损我的人格,但在这样的环境下,为了工作,乃至为了生存,中层干部乃至班子副职都是这样的应声虫,我一个小小的科员又有什么办法呢。 - L0 `5 ]0 C* i+ | 即便如此,我也是大大的吃
发表于 2017-1-13 16:4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时支队的领导是一位副局长兼交警支队长,就简称他为老N吧。这位领导同志当年四十出头,大家都知道,公安系统专业性强,比较封闭,很难交流任职,而且干部多、职数少,升迁比政府其他部门困难得多。老N却是少年得志,34岁就提任副处级的分局局长,不到40岁就提任了正处级的市局副局长。也许是他过于顺利的经历所致,这位领导同志性格蛮横,脾气暴躁,独断专行,人治主义严重,对待下级张嘴就骂,而且是X爹X娘的那种,可以当众把年龄比他大十几岁的副支队长骂的狗血喷头,可以在会议上将一位女科长骂的当众流眼泪,更不用说像我一样的一般干部了。所以支队上下都非常怕他,找他汇报工作总要鼓足勇气,在他的办公室外徘徊良久,心里想了又想话该怎么说。但是大多数时候人一进去,过几分钟里面就会传来老N的怒吼声和大骂声。
" H2 Q. V# S: J# Q# V0 B$ x
发表于 2017-1-11 21:03:33 | 显示全部楼层

' Q5 L8 F7 Z3 C2 d8 ?/ V& Q. _- I. }; g  h" O  Q3 D5 y
但是俗话说,秦桧也有三个朋友,老N在支队内部也有亲近的人,不用说,这位亲信当然要安排在办公室主任的岗位上,就简称他为R主任吧。这位同志当年30余岁,比当年的我大上十几岁,我参加工作的时候他是副主任主持工作,不久便明确了正科级,成为了主任。老N对他有知遇之恩,他当然要努力回报,所以事无巨细都秉承老N的意志,曲意逢迎,溜须拍马自不必说,而且他与老N一样,对待下级,甚至不同科室的科员比如我之流,从无好脸色,呵斥责骂也是家常便饭,对其他科室的科长、主任,乃至副支队长都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抓住机会就挖陷阱,使绊子,想方设法的让你难受,也不知他从中能获得什么好处,可以说,比起老N的独断蛮横,这位同志更进一步,是个毫无人格,狐假虎威,对上对下两副面孔的小人。但是尽管如此,他在老N面前
发表于 2016-11-15 11: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官之路?闲着无聊也来看看
发表于 2016-11-15 17:0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好 写的非常有意思 哈哈
发表于 2016-11-15 17:04: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前
4 |7 q! }  |5 j5 A3 f为官之路?闲着无聊也来看看
发表于 2016-11-15 19:33:2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啊,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发表于 2016-11-15 21:24: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想看一下,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发表于 2016-11-15 22:17: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行有行规呀!希望你能够做得开心!
发表于 2016-11-16 10:4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政法队伍里面想混出点名堂还是不容易的,看来作者还是混的不错吗!
发表于 2016-11-16 10:59: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嘛,机关骨粉就是这么来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老秘网VIP客服
文稿演播室咨询
公文写作培训班
文稿评改演播室
公文写作讲习所
遴选考试预科班
遴选考试预科班
老秘微信公众号

QQ|小黑屋|手机版|老秘网 责任编辑:释然 ( 闽ICP备09003644号  

GMT+8, 2018-11-16 07:42 , Processed in 0.188447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